职故纪>仙侠>金鹰英雄传 > 第四十五章 奇怪气劲
    第二天,云飞起程了,而且是与秋怡一起,原来宓姑等不放心他独自深入敌区,银娃要照料百兽阵,自然不能同去,宓姑遂要秋怡陪同侍候,本来云飞可以拒绝的,但是碰触着秋怡那殷切期待的眼波,心中一软,便与她同行了。

    由于土都撤退时,席卷红石城所有船只,更在对岸派有军队防守,攻击所有航行的船只,云飞唯有溯河而上,希望在上游设法过河,不然便依照蔡和使者的指示,寻找蔡和用作传信的小船。

    云飞此行还有一个目的,那便是寻找大军渡河的方法,因为船只尽在土都手中,铁血军随时可以渡河进攻,虽然此时土都的兵力,未足强攻红石城,但是若有援军,不难又要展开守城大战,他不是妄想渡河进攻,而是金鹰军不能渡河,也缺乏机动,长处守势,实在不利。

    从红石往上游,根本没有道路,而且崎岖难行,幸好秋怡不是寻常女子,不用云飞照顾,但是郎情妾意,互相扶持,更是愉快温馨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,两人找到了一个干燥的山洞露宿,秋怡打扫干净后,腼腆地说∶“公子,这儿平整一点,睡这里好么?”“睡哪里也可以,有你便行了。”云飞笑嘻嘻地拉着秋怡坐下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累吗?”秋怡羞人答答道,不知为甚么,与云飞在一起后,她变得愈来愈害羞了。

    “不,你累吗?”云飞抱着秋怡的纤腰,轻吻着那桃花片片的俏脸,手上开始不规矩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不累,但是你……你怎能天天如此,昨儿白天已经有了妙悦双姬,晚上又……花了这许多气力,你可要顾着自己的身体,不要累坏了。”秋怡关怀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会累坏我?我没有骗你的,无论多累,只要我一运气,便立即生龙活虎了。”云飞笑嘻嘻地拉着秋怡的荑往腹下探去,他没有逞强,自从习练内气以来,体力大有进步,虽然还未能行走一个大周天,但是相信为期不远,最近只要行气一趟,便疲劳尽复,所以更是习练不懈。

    “我不信!”秋怡红着脸说,掌心传来硬梆梆的感觉,使她心浮气促,意乱情迷。

    “我会让你相信的。”云飞浅吻着朱唇,动手轻解罗襦道。

    “公子……!”秋怡低噫一声,没有气力似的软在云飞怀里,记得以前不是如此的,那时只有让人用淫器折腾,或吃了春药,才会春心荡漾,情难自己,但是现在只要与云飞在一起,便难以自持,渴望得到他的慰借。

    云飞已是花丛老手了,抽丝剥茧般脱掉秋怡的衣服时,也不忘施展他的调情妙手,指掌好象烧红的烙铁,烫得秋怡娇躯乱扭,吟叫不停,揭下抹胸后,峰峦的肉粒,已经硬得好象石子似的。

    “喜欢吗?”云飞低头在涨卜卜的肉粒香了一口,张嘴轻轻咬下去。

    “噢……公子,咬死婢子了!”秋怡娇喘细细,使劲地抱着云飞的脖子叫。

    云飞兴奋地低笑一声,婴儿哺乳似的含着樱桃似的奶头吸吮,指头沿着滑腻的小腹往下移去,探进骑马汗巾,游过绿草如茵的茸毛,小心奕奕地往娇柔的肉唇轻抹。

    “喔……!”秋怡触电似的浑身剧震,纤腰弓起,捕捉着云飞的指头,动人地叫∶“进去……公子……你进去……!”云飞如奉纶音,指头蜿蜒而进,虽然是宽松一点,残存着历尽沧桑的烙印,但是情潮泛滥,春意融融,使人流连忘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