职故纪>仙侠>白月光帮我治阳痿 > 别人上你的时候也会流这么多水吗,牙膏清理,高烧
    佘楚抱着方明升,指尖划过对方滚烫的身体,高烧不退的身体被他弄满是淫秽的痕迹。

    他用手指按住对方的淡粉色的乳粒,然后用力按进了乳晕中,周围一圈全都是他啃噬过后落下的牙印,连这乳晕的颜色都带了几分淫靡。

    佘楚划过对方的胸膛,在方明升的小腹上转了个圈,然后才缓缓停到了对方的性器上,他听见对方颤抖着和他说了声不字,这声音太轻,太轻,刚传进佘楚心里便化开了。

    他轻轻叹了口气,这才把插进去的牙刷抽出来,牙刷顶部还沾着淫丝垂在方明升的股缝里,他不敢去想象里面是何等色情的模样,更不敢去想象别人是如何褪下方明升的裤子,难看的鸡巴上沾着方明升淫液的场面。

    方明升明明生的这么好,不应该就这么被那群凡夫俗子玷污的。

    他得把里面曾经有过东西的痕迹清理干净,尽管他似乎并没有这个立场。

    佘楚伸手把方明升穴口上挂着的淫液全部挂到手上,手指捅进去的时候,他又听见了对方的低泣声,他是想让方明升快乐的,怎么会这样呢?

    佘楚一边想,一边用手指把里面的淫水抠挖出来,可他的手指触碰到媚肉的时候,媚肉就不自觉的吸附上来,粗糙的指尖越是触碰,里面的水就分泌的越多。

    要是别人肏进去也会流这么多水吗?要是这样的话,这就不能要了。

    佘楚把台子上的牙膏拿过来挤了进去,冰凉的牙膏立刻让肠壁传来一阵颤栗,他把牙膏均匀的涂抹到内壁之上,淫液混着牙膏从方明升的大腿根留下来,洇出一道白色的水痕滴到他的裤子上。

    佘楚的手指模仿着插入的频率,一次又一次的绞着肠壁肏了进去,尽管只是几根手指,就快把方明升敏感的身体折腾的欲仙欲死,方明升仰着脖子模糊的视线里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,方才刚射过的性器又抬起了头,等待着在下一次高潮的江铃。

    佘楚只用手指就把方明升肏射了,

    他的掌心里全是牙膏在摩擦中产生的泡沫,他把几近昏迷的方明升抱进浴缸,将他的腿分开挂到缸沿上,被肏的满是白色泡沫的后穴被拉开完整的展现在佘楚面前。

    就像是肏烂了,里面上面全都是精泡一样。

    穴口已经在他的几番蹂躏下肿了起来,已经适应了有东西插入的地方张开一个小口,像是依旧贪婪着等待着下一次被人侵犯,甚至轻微的张合起来。

    佘楚调试了下水温,便将沐浴头对准了这处小口,略高于体温的水流有力的冲刷着内壁,顺着肠道灌了进去,方明升从疲惫的昏迷中随着温热的水流缓缓转醒。

    他刚想挣扎,却又被佘楚按在了原地。